科创板高质量发展要坚持市场化方向

发布时间:2019-09-08 12:58:25 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量:2010

未标题-1.jpg

从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开始,至今已有近30年历史,从所谓老八股到目前由主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等组成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科技股从未缺席。从最早的真空电子、深科技到现在的海康威视等,科技板块一直都是发行上市和市场关注的重点。从这个意义上看,简单地把科创板理解成中国证券市场的科技创新板块有失偏颇。

引导鼓励科技创新企业上市和试点注册制是科创板的两大使命,也代表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方向。当前,社会对于科创板的解读不应当局限于证监会发布的一系列关于科创板规则的条文内容,而忽视了注册制这一中央的根本要求。


坚持科创板的市场化导向

一是发行环节。坚持真注册制,减少真审核假注册。理论上,注册制是指在不需要政府特别授权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自然取得发行证券的权利,除非被证券监管机构拒绝注册。操作层面,证监会应当更多关注立法(广义)层面的工作,集中力量做好科创板规则的制定和完善、不同层次资本市场业务的对接、对交易所工作的监督检查等,为以后全面实施注册制打好基础。真正把企业的发行管理下放到交易所。

二是交易环节。减少行政干预。科创板由于其交易规则和企业性质的原因,可能会出现股价大幅波动、甚至炒作等现象,证券监管部门应当有足够的预见性、宽容度和工作定力,能严格按交易规则办事,严管“看得见的手”,本身就是对科创板高质量发展最大的爱护。

三是监管环节。证券监管机构要严格以交易所和证券公司为单元进行监管,交易所要严格以科创板上市企业为单元进行监管,建立严格的分层次监管体系,不宜随意打破和跨层级监管,防止出现监管权力的上提和下沉,更不能出现以股价为单元进行监管的不正常现象。


坚持硬科技导向

科创板姓“科”,顾名思义,就是要重点扶持我国的科技创新产业。《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明确了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和生物医药等7大领域的科技创新企业,这些企业的共同特征,是不同于互联网模式创新,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这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具有极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但是在实际发行过程中,不同于传统IPO审核以财务和法律为主,判断一家企业的技术先进性和创新性本身就需要较高的技术背景,这也是科创板发行管理的主要难点之一,需要广泛借用科技主管部门、行业协会、风险投资机构、院所科研机构的力量,确保科创板的科技属性。


索科创板宽进严管的管理模式

一是确保科创板上市企业的总体数量不宜过少,市值总规模不宜过小。对标创业板,成立10周年,上市企业数由36家到约750家,市值总规模由1610亿元发展到约5万亿元。科创板担负着支持我国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和试点注册制的重大使命,过少的上市企业数量,过小的市值总量,过慢的发展速度是不合适的,也不符合注册制的方向。建议通过加大注册制试点力度,通过三年左右时间,将科创板发展成为上市企业500家左右,总市值1万亿元左右的科技创新企业上市板块,能够较好地发挥引领示范作用。

二是切实加强对企业上市后的动态管理。首先要严格企业的信息披露,严格真实的信息披露是注册成功与否的核心要素,管理部门应当对发行人申报材料的真实性做严格审核,但不代替市场做价值判断。对科创板企业信息披露的内容、规范、形式特别是法律后果要细致规定、严肃执行。其次,要强化过程动态管理,严格上市后的并购重组等业务,防止科创板企业主营业务发生实质性变化,对上市违规企业,实行零容忍,按最严格标准、最重处罚执行。</p><p>三是强化退市制度。对符合退市条件的企业坚决按制度启动退市程序,有违法行为的,对相关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追究个人责任。强化投资者教育,按照“买者尽责、买者自负”的原则处理退市事宜,确保科创板上市企业的整体素质。

四是构建综合监管体系。综合运用交易所、中介机构、做空机构、社会监督等力量,形成综合监管合力。


探索符合科创板特色运行机制

中国证券市场多空不平衡情况严重,政府监管部门也由于维稳等原因不愿意构建和强调市场化做空机制。股指期货在2015年股灾后被严格限制,融券业务作用十分微弱,以今年5月23日的数据为例,沪深两市融资余额9207亿元,融券余额仅为74.83亿元,不到融资余额的1%。

面对中国股市长期以来存在暴涨暴跌的现象,究其内在逻辑,缺乏有效传导机制导致多空失衡是重要原因。因为在中国股票市场(期货除外),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通过上涨才能获利,下跌最多做到不亏损或少亏损,因此当行情启动时,各方力量会抓住机会通过融资、配资等方式尽可能加杠杆,将股价炒作至远远脱离其基本面的区间从而获利。但这种价格严格背离价值的情况不可持久,泡沫一旦破裂,就会出现断崖式下跌。而有效的市场化机制能够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持续发挥对冲力量,通过挖掘欺诈和问题企业,狙击股价显然脱离基本面的股票等方式,减缓市场波动、发现市场价格、对冲市场风险,帮助股市向价值型投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