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人杨向阳:深圳创新创业做强离不开天使投资

发布时间:2018-05-06 21:07:58 文章来源:网络公开信息 浏览量:3943

杨向阳是一位拥有逾20年经验的企业家及天使投资人,曾投资过北科生物、海普瑞药业、清华源兴、赛百诺等。

在国内投资界,杨向阳大名鼎鼎,是元老级天使投资人。他的微信名为“大阳”,在业内被尊称为大阳总。

天使投资回报周期长,充满高度不确定性,极其需要智慧、耐心和毅力,造就了“大阳总”见多识广、反应敏捷、心直口快、热情幽默的性格。

杨向阳以生物科技领域投资而知名,因为在投资之外还热心给创业者提供资源、人脉等,被称为保姆式天使投资人。

随着国内退出环节逐渐成熟,天使投资人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近年天使投资发展越来越快。

目前国内较为知名的天使投资人组织,是徐小平任主席、杨向阳任秘书长的中国天使会,会员有李开复、薛蛮子、雷军、蔡文胜、姚劲波等,新锐天使投资人有王刚、龚虹嘉等。

2018年4月24日,由国内著名天使投资人发起设立的中国天使会联合清科集团、投资界、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创科香港基金、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及知识转移服务处会于香港中文大学举办“2018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借此机会,南方+对杨向阳进行了专访。

谈深圳天使投资环境建设:“政府应该培育更早期的项目和公司”

创新资本论:深港两城在天使投资领域,有哪些合作方向和潜力?在深港两地融合角度,有哪些障碍或难题要解决?

杨向阳:首先深港要有交流,也要有一种纽带,至于是用资金还是项目做纽带,还是其他,这有很多东西需要探讨和研究。

关于深港两地天使投资领域合作的话题,其实我们忽视了一个核心问题,就是香港的项目源太少。即使是大家说来说去的大疆,跟香港也没什么关系。

如果大疆在香港的话,也不一定能发展成现在这样。这次的天使投资人大会就希望在香港推广天使投资理念,促进香港创新创业。

创新资本论:深圳这几年更加重视天使投资,去年深圳市委领导在调研中提出深圳要加强天使投资,在您看来,目前深圳的天使投资环境与硅谷、以色列等地相比,存在哪些优势和劣势?

杨向阳:在硅谷,真正的天使投资其实是很多个人、民间机构来做的,民间投资很活跃,投资文化历史积淀深厚。

说到领导调研,市领导可能是跟我最早谈天使投资这个事情的。现在有些人把早期投资当作天使投资,其实这是有一点误区,但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最起码是有更多人在关注比较早期的、种子期的企业。

我认为,只有在天使阶段这一块做强,创新创业才会变得更顺畅。天使投资一般来说是做10年以后的事情,所以上次我跟调研的市领导说,你关注天使投资这个东西,要真的要见效益的话,应该是很长时间,但这是根本。因为硅谷天使投资文化已经形成很久,形成了很好的投资文化,像在硅谷很多企业高管有了一定收入都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做天使投资。

深圳现在有很多民间早期投资,都是自发行为,但从自发到自觉有一个过程。所以中国天使会建立初衷,就是去推广天使投资理念,想让自发做天使投资的人越来更多,第二步就是推动这些投资人怎么从自发走到自觉,让投资越来越规范,投资人越来越懂。

中国现在投资机构越来越多,涵盖的范围很广,有的投资机构投得很早期,所以很多天使做的事情,已经被很多机构取代。但是总体来讲我觉得现在离自觉的投资还有一定的距离。

创新资本论:你之前也讲到,创新创业最根本有效的推动力是天使投资和早期投资。目前要进一步提高深圳的天使投资环境,政府、创新企业、创投机构各自需要做好哪些?

杨向阳:其实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也不太懂给政府出什么主意。我只是觉得深圳多年在特殊环境里成为中国创新创业活力比较强的城市,那么一定是有它很多内在因素。

现在要思考深圳未来如何有竞争力?你还是要能够吸引住创新创业的人才,能够培养出创新创业的项目,这样才是深圳真正的未来。而这个未来有一个很根本的要素,就是天使投资。天使投资越发达、越踊跃,那么对创新创业的吸引力会越强。

其实政府应该培育的是未来,是种子,是更早期的项目和公司。到了大疆现在都可以这样来融资(指的是大疆近期十亿美元的竞价融资)了,那其实说句老实话,跟你政府有什么关系?所以说政府要耕耘,要造成一种氛围和土壤。

创新资本论:还有一个现象,像一些创投孵化机构出现,针对对创投经验不足的认识做创投培训。这一类工作,您觉得有没有啥建议?

杨向阳:现在其实有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针对早期天使的就有很多,有的邀请推不掉我也会去给他们讲一下课,但是我始终坚持一个观点,做天使投资人这种事情不是你一两堂课就能学会的,不是书本上就能够学到的。首先你要自己有一些基本知识,这是必须的。第二要一步一步在实践中去摸索。现在我们什么事情都想速成。

谈个人近年天使投资偏好:风口是个伪概念,更在意商业本质规律

创新资本论:现在,您除了投生物医药,也有投其他的吗?

杨向阳:我已经很多年都不做生物医药的了,现在做一个中国创造系列,像光峰光电、柔宇,我都是天使投资人。

创新资本论:最近区块链很多,有关注吗?投了吗?

杨向阳:正在学习(区块链),这是我下一步的重点。现在也有在投一些项目。

创新资本论:刚才王刚(滴滴天使投资人)和龚虹嘉(海威康视天使投资人)分享了一些投资感受。做这么多年的天使投资人,您获得高回报时最大的体验是什么?

杨向阳:没有什么,就是你能够有资金可以继续再做你想做的事了。因为我都做了这么多年了。

创新资本论:云淡风轻?

杨向阳:也不是吧,因为你知道一个高回报的项目背后有多少失败的项目,你自己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不太会为这些事情在意,没有什么太多的激动。当然企业做得好,回报率高,肯定是很开心的。但是这个好像大家都一样,没什么特殊的。请问:这个有什么必要作为一个什么问题来问我?

创新资本论:现在生物科技其实还是很火?

杨向阳:我刚才已经讲过了,火和不火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觉得现在很多问题,我们都要去问下火不火,有没有前景?龚虹嘉做投海康威视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投只有他投?是因为大家都没有觉得海威康视没有前景,并没有觉得它火,所以龚虹嘉投了才能有那么高的回报。

创新资本论:所以您对这风口这件事情其实是很排斥的?

杨向阳:风口这本身就是一个伪概念。什么叫风口?全人类到目前为止其实就是几次大的技术革命:一次工业革命、二次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然后到互联网革命,它们是一个大的技术带来的影响,如果你说这是风口,我觉得这可以是风口,是吧?

那生物科技才多少年?可能生命科学突然发生了一个巨大的颠覆性技术,比如说,人类基因组计划把人类基因研究明白了,沿着基因这条路上会做很多事情,这个东西你说它是风口也可以。

那就说风口是一个非常有问题的概念,这个会误导很多人。

创新资本论:那您现在关注的区块链算不算一个新风口?

杨向阳:不是,因为它是一个新技术。我前面搞生命科学,搞中国创造,对我来说,在我的一生,我不想给自己打上什么标签,我要再去看些新的东西,比如区块链。

我之前做生命科学(投资),在中国同时做过基因治疗、肿瘤免疫治疗、干细胞治疗等等,我都做过了,已经又做了一系列的项目,有些项目已经跑得不错了。那我再去学新的东西,比如说区块链,其实它很吸引我,它有很多东西我完全还没有弄清楚。

创新资本论:对您自己而言是个全新领域?

杨向阳:我感觉到,如果区块链能够把这种价值连接传递起来,实现互联,能够把生产关系解决得好、效率还不错的话,对未来将是一个很大市场。

创新资本论:就是说您看到它有很大的市场价值?

杨向阳:嗯,对,我觉得它会对这个社会、对整个经济会带来一些比较大改变,所以我就去学习它。所以风口这个东西,只不过是现在大家都喜欢说,我倒是不焦虑,做什么事情其实我是比较看它的本质规律的。

创新资本论:再问两个,到现在您大概一共投了多少项目?

杨向阳:记不住了。

创新资本论:作为天使投资人,会不断更新知识,您平时一个月看多少书,或者说,您的学习方法是什么样的?

杨向阳:学习其实是一个人一生的事情。首先是一个人爱不爱学习,然后是学习用什么方式。具体看多少书,你一个月看30本书,也不说明你爱学习,是吧?你一年看一本书,也不说明你不爱学习。这是你怎么看的问题,我对这些形式化东西不太那么看好。

创新资本论:刚才李小加在论坛上刚称要宣布重要消息,到下午4点30回港交所,就正式对外发布了港交所上市修改方案,接受“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以及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上市。您怎么看待这一改革,对中国天使投资、创新创业生态会带来哪些改变吗?

杨向阳:其实在很多领域的企业,盈利并不是唯一衡量它价值的指标。尤其是像纳斯达克这一块上市的话,100个有90个是不盈利的。

所以这次改革,我觉得其实是顺应潮流、符合规律,对很多这些真正需要资本助力来一步一步发展的科技企业,会非常有意义的,改革价值很大。

我觉得这一次香港把这件事情做成功的话,对整个中国未来技术创新、创业企业,都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因为天使投资总有一天要退出的,资本市场退出是一个最主要的也是大家最喜欢的渠道。资本市场能够对投资机构投的项目有更宽的退出路子、更多更好的手段,那肯定是一个重大利好。

(投资界、中国天使会对此文亦有贡献)